然后在空中张起十多米宽的大网

2020-06-20 03:54

警方表示,野生动物是生态环境稳定不可或缺的一环,对于人类自身的生存也有重要意义,疯狂猎捕野生动物,只会给本已脆弱的生态雪上加霜,使得人类自己也加速走向灭亡。“这种破坏是渐进的,所以人们平常没有感觉,但到有感觉的时候,很多事就不可挽回了。”警方希望广大市民,从子孙万代的利益和生存着想,自觉保护野生动物,远离非法狩猎。

去年底,南京玄武警方接到举报线索,称有人在伊村附近的山上非法抓捕野生鸟类。民警赶到现场时,捕鸟人已经不知去向,附近某单位的员工则愤愤不平。他们告诉民警,这伙人经常到附近山上捕鸟,破坏生态。当天,员工们看到这伙人又来捕鸟,当即出言劝阻。没想到,对方不仅没有停止的意思,还让员工们不要多管闲事。双方随即发生纠纷,并扭打起来。当听说有人报警后,这伙人才仓皇离去。

经审查,“鸟王”孙某交代了自己非法捕猎野生鸟类的经过。他自称不知道捕猎小鸟还犯法,不过警方了解到,“鸟王”去夫子庙贩卖小鸟时,就有人提醒过他,捕猎野生鸟类是犯法的,但他并没当回事。“鸟王”贩卖野生鸟类的生意利润相当丰厚。“这种刚捕来的小鸟,一般卖10元一只,如果在家里养几天,用圈内人的话说就是‘熟鸟’了,像‘绣眼’这样就能卖到100元一只。”孙永明介绍,“鸟王”的生意可不仅仅是零售,他还接受一些大客户的预订,有时一单货就是100只。“被抓前,他刚接了一个订单,所以捕鸟更加疯狂。”孙永明说。

到了龙山后,“鸟王”会选一处林木相对稀疏的地带,然后在空中张起十多米宽的大网。在网后面,他则挂几个鸟笼,放几个小录音机,里头播放着鸟类的叫声。听到鸟叫声,山上的小鸟以为是同伴,便纷纷飞来相见,结果便被空中的大网捕获。“由于‘鸟王’选用的网很细很软,所以小鸟撞上去后往往被缠住翅膀,难以挣脱,有些甚至会被缠死。”办案民警刘奎说, “他们一般干到中午,可以捕一两百只鸟。”刘奎说。

冬季气温低,南京野生鸟数量也变少了,“鸟王”也开始蛰伏。但到了清明节前,随着气温回升,“鸟王”又蠢蠢欲动,民警也加大了对“鸟王”的监控力度,争取获取其抓捕鸟类的现场证据。果然,从清明节后开始,“鸟王”几乎每天都凌晨4点起床,叫上同伙,带上工具开车前往江宁龙山,开始非法捕猎鸟类。办案民警化装尾随,经过数天的工作,终于记录下了“鸟王”非法捕鸟的证据。

4月22日,“鸟王”再次上山捕鸟,警方决定实施抓捕。当天中午12点左右,“鸟王”和同伙又满载而归。当4名嫌疑人在珠江路附近“鸟王”住所门口卸货时,被办案民警一举抓获。在“鸟王”车上,民警现场缴获他们当天刚刚捕获的200多只野生鸟类,其中绝大部分为“绣眼”。随后,民警又对“鸟王”的家进行了搜查。“他家里也全是鸟,一股难闻的味道。”南京玄武公安分局食药环大队教导员孙永明说。经过清点,“鸟王”住处有“画眉”“黄嘴”“绣眼”等各类野生鸟类100余只。

南京玄武公安分局食药环大队当即展开深入调查。警方发现,这伙人的头目姓孙,50多岁,家住珠江路附近。孙某家中有大量不明来源的鸟类,平时他经常去夫子庙花鸟市场或者在自己家门口贩卖各种鸟。据知情者反映,孙某在南京养鸟圈里名声很响。因为他有稳定的野生鸟类货源,他的贩鸟生意做得也很大,除了供应南京本地外,还卖到周边城市,包括苏锡常甚至上海。为此,圈里人送他一个外号——南京“鸟王”。种种迹象表明,“鸟王”孙某正是通过大肆非法捕猎野生鸟类在维持着自己的生意。至此,玄武警方决定固定相关证据,将“鸟王”绳之以法。

目前,“鸟王”孙某及其同伙因涉嫌非法狩猎罪,均已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“去年河南一小伙因非法捕猎隼,被判刑十年,那是因为隼属于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野生动物。”孙永明介绍,“鸟王”捕猎的“绣眼”虽然不是珍贵的保护动物,但也是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、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。在此,警方提醒广大市民,江苏全省区域均为禁猎区,而且任何时段都为禁猎期,所以只要在江苏境内狩猎就属违法。而对于一些常见的野生动物,比如麻雀、青蛙、蟾蜍等,只要猎捕数量达到20只,公安机关就会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。